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一 > 兵城格尔木——新藏自驾行之九

兵城格尔木——新藏自驾行之九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海子

 

 

 

618日下午,路经德令哈、察尔汗盐湖,京道基金·天高道远新藏大环线自驾团队沿青藏线到达柴达木盆地深处的格尔木,海拔2800米。

兵城格尔木——新藏自驾行之九
青海湖晨曦

 

兵城格尔木——新藏自驾行之九
出发前,大家在清晨的青海湖边做拉伸运动,为新的一天征程积攒力量

 

格尔木为蒙古语音译,意为河流密集的地方,地处青海省西部、青藏高原腹地,辖区由柴达木盆地中南部和唐古拉山地区两块互不相连的区域组成,是通往新疆、西藏等地的中转站。

 

兵城格尔木——新藏自驾行之九
前方是海拔3817米的橡皮山垭口

 

兵城格尔木——新藏自驾行之九
启程前往格尔木

 兵城格尔木——新藏自驾行之九

连绵的昆仑山脉 

格尔木市地处欧亚大陆中部,地貌复杂,地形南高北低,由西向东倾斜。昆仑山、唐古拉山横贯全境,山势高峻,气势磅礴。该市居世界屋脊,境内雪峰连绵,冰川广布,冰塔林立,河流纵横,湖泊星罗棋布,为世界之最唐古拉山主峰格拉丹东雪峰海拔6549米,高峻挺拔,雄伟壮丽,是长江和澜沧江的发源地。盆地地势平坦,沙丘起伏,绿洲陷显,盐湖、碱滩、沼泽众多,其中察尔汗盐湖、茶卡盐湖都位于中国四大盐湖之列。

兵城格尔木——新藏自驾行之九

兵城格尔木——新藏自驾行之九

格尔木市容

 

兵城格尔木——新藏自驾行之九
格尔木市容

兵城格尔木——新藏自驾行之九


 

路径德令哈时,8号车偶然发现一个外星人遗址,从没开过小差的8号车,一商议,决定不告而别,暂离车队,探个究竟。没想到刚在遗址前刚一停车,尾车就杀到跟前,8号车队友惊讶之中,炜博笑嘻嘻地对大家说:我作为尾车,得保证每一辆车都在我的视线范围里。于是在炜博的监督下,8号车的队友匆匆拍个照片,算是到此一游了,乖乖认错被押送归队。


兵城格尔木——新藏自驾行之九

兵城格尔木——新藏自驾行之九

兵城格尔木——新藏自驾行之九

兵城格尔木——新藏自驾行之九


兵城格尔木——新藏自驾行之九
路径德令哈时偶然发现一个外星人遗址

 

格尔木与一位将军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他,就是有“青藏公路之父”称号的慕生忠少将。

静静流淌的格尔木河畔,矗立着一座灰色的二层小楼,旁边有一溜灰色平房,这就是当年的青藏公路建设指挥部和将军楼。当年,慕生忠将军就是在这里指挥他的筑路大军完成青藏公路格尔木至拉萨段建设的。

西藏和平解放初期,内地通往西藏没有像样的道路,身为西藏运输总队政委的慕生忠两次赶着骆驼,沿着牧人踩出的荒道,穿越柴达木盆地、翻越昆仑山和唐古拉山,过羌塘草原,将物资运往拉萨。高寒缺氧的青藏高原让运输队吃尽了苦头,2万多头骆驼和30多人丧生。

修建一条由青海通往西藏的公路成了慕生忠朝思暮想的大事。一天,他听一个民工说,在香日德西面有一个叫“噶尔穆”的地方,军阀马步芳曾在那儿修过一条简易公路,由那儿去西藏最近。慕生忠听后眼睛一亮,马上组成探路队,前去寻找。茫茫戈壁,人烟渺茫,士兵们一路争论到底哪里是“噶尔穆”,慕生忠听后,把铁锨往地上一插,以军人的口气甩出硬邦邦的一句话:“帐篷扎在哪儿,哪儿就是噶尔穆。”

格尔木至拉萨1200公里的道路仅用7个月的时间就被打通了。1954年,青藏公路和康藏公路同时通车,结束了西藏不通公路的历史,格尔木由此也成了西藏的一个后勤补给基地。走在格尔木市内的街头上,到处可见西藏的各种办事机构和物资储运站,身边不时闪过一辆辆载满物资的军车,因而,格尔木又有“兵城”和“汽车城”之说。

过去,由青海方向进藏主要走青藏公路,2006年,青藏铁路通车,从此山不再高,路不再遥远,很多人选择乘火车进藏,但也有很多驴友宁愿走老青藏公路,为的是体验沿途美景,民俗风情,寻找那份刺激。由于近年来进藏游人暴增,青藏公路承担的任务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比以前更繁忙了。

沿青藏公路行走,一路可以听到很多有趣的地名,如风火山、不冻泉、可可西里、开心岭、沱沱河等,据说这些名字都是慕生忠将军给起的。

说来有趣,慕生忠是陕北人,普通话说得不标准,报务员在发电文时,有些词听不懂,结果写走了样。比如可可西里,慕生忠说的是“霍霍西里”,报务员写成了“可可西里”;沱沱河多沙,人走到河边,鞋子立刻被湿软的沙土埋住,等拔出来时,脚面如同戴上了鞋套,慕生忠称其为“套套河”,而报务员却写成了“沱沱河”,这些地名后来被将错就错沿用下来。

 



推荐 0